我们生活在一个放射性的地球上。史密斯教授解释称,天然放射性在我们身边无处不在,每个国家不一样,每个地方不一样。在一万两千米高空里,地球大气层保护减小,我们会受到更高剂量的辐射。例如,有一次,他到基辅的航班上测量的放射量是1.8微西弗。

另一方面,苏里在接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(CNBC)采访时直言,“我认为5G在欧洲会被推迟。”